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健康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抢救式保护 大理弓鱼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14  

  “弓鱼喜欢逆水上游,而且决不回头,游不上去时就弓着腰把自己射向前面,以至于能沿着苍山十八溪游上苍山顶。”大理州渔业站农艺专家孟志荣说。

  大理弓鱼是洱海独有的土著鱼种,一度濒临灭绝。近年来,大理州采取一系列措施进行抢救式保护。

  8月20日,记者来到大理经济开发区满江办事处晋湖村委会汉邑村。在汉邑村本主庙天然溶洞出水口,清澈透明的泉水中一群鱼儿游来游去。听到人走近的响动声,鱼儿马上躲回洞中。出水口外面连着一潭清水,下游8个村委会的饮用水都从这里引出。

  “这就是野生的弓鱼,今天天阴,出来的鱼少,天晴的时候,溶洞里会游出四五百条。”晋湖村委会党总支书记、主任杨建军说。

  据介绍,大理经济开发区满江办事处晋湖村委会所在地,100多年前曾经有一个长5公里、宽3公里的天然湖泊,当地人称为“晋湖”。晋湖的水系和洱海相通,水体温热,冬天湖面烟雾弥漫,蔚为壮观,是当地著名的美景。现在湖面水位下落,已经呈湿地状态。

  杨建军说:“如今,晋湖的水和洱海已经不连通,地下出水先从湿地里流出来,并入白塔河,再流入洱海。我们小时候经常来这个潭子边玩,就常常见到溶洞里有弓鱼游出来。那个时候,潭子里的鱼很多,有弓鱼,也有黄壳鲤鱼,村民们自由捕食。后来,弓鱼慢慢变少了。”

  “水塘里大的弓鱼一尾已经有一两斤重,几十年来都没有人捞鱼了。为了保护这些珍稀的宝贝,本主庙的门平时都是锁着,有两人专门义务值守。村里会经常开展宣传,村广播里讲、开户长会时讲,学生开学时也宣传。目前,保护弓鱼的意识已经入脑入心。”汉邑村老年协会原会长尹自禄说。

  “民间俗称的‘弓鱼’,学名叫做‘裂腹鱼’。洱海土著鱼类中,有4种裂腹鱼:大理裂腹鱼、云南裂腹鱼、光唇裂腹鱼和灰裂腹鱼。因这几种裂腹鱼跳动时,身子弯起来,就像一把弓,自古以来,老百姓都统称它们为‘弓鱼’。大理裂腹鱼仅洱海中独有。”从事弓鱼研究数十年的高级农艺师孟志荣介绍。

  历史上,滇池金线鲃(金线鱼)与抚仙湖抗浪鱼、星云湖大头鲤(大头鱼)、洱海裂腹鱼(大理弓鱼)齐名,并称云南“四大名鱼”。

  由于近年来洱海引入外来种,与大理弓鱼之间的竞争剧烈,同时山溪小河筑堰引水以及水质的污染,大部分产卵场遭到破坏,致使其数量锐减,已濒临灭绝,成为濒危物种。1988年,大理弓鱼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2016年开始,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联合大理江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着手恢复大理裂腹鱼(大理弓鱼),经过反复试验研究,人工繁殖成功后,携手共建“花—鱼—鸟”垫脚石廊道修复示范科研项目。现已有两个基地,并在不断扩建中,通过生物科技进行环保治理、生态修复、生物多样性保护,已经初步取得一定的湿地修复效果。

  垫脚石廊道修复示范科研项目中的“花”是海菜花,“鱼”是大理弓鱼、土鲫鱼等土著鱼,“鸟”则是剑湖的候鸟。为抢救保护弓鱼,大理江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洱源鲤泉龙潭建起第一个科研基地保护和培育弓鱼,并得到省、州、县环保部门大力支持。2018年3月2日,大理裂腹鱼(大理弓鱼)突破人工繁殖技术,实现人工鱼苗批量繁殖,截至目前已发展到6万余尾。

  “古老的品种生存竞争能力弱于新来品种,保护的意义在于物种基因的保存,让保护品种在局部范围内的数量有所增加。”孟志荣说。2001年,大理渔业部门在鹤庆建立了裂腹鱼保护基地,从洱海周围水系引入光唇裂腹鱼、云南裂腹鱼,从金沙江引入短须裂腹鱼、小裂腹鱼、细鳞裂腹鱼、长丝裂腹鱼,通过引种、驯化,实现了人工繁殖、生态放养。繁育出来的小苗养到两三寸,每年将几十万尾放回天然水体。

  目前,大规模的放养主要是在金沙江流域。“每建一个水电站,政府部门都要求同时建设土著鱼类保护增殖站,并纳入环评指标,由专业机构承担保护增殖站的日常运转,其主要任务是采集鱼种野生亲体进行驯化养殖,繁殖鱼苗后放回金沙江等水体。此举对于珍稀鱼种的保护有着重要的意义。”孟志荣介绍。

  根据《渔业法》《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管理暂行办法》等相关规定,由大理州渔业工作站牵头,近年来在大理州辖区划定了3个土著鱼保护区,分别是永平县黑水河光唇裂腹鱼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洱源县大裂腹鱼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及鹤庆县小裂腹鱼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

  8月24日,鹤庆县法院审理首例在金沙江流域的环保犯罪案件,吴某某因在禁渔区域捕鱼而获刑。

  去年,鹤庆县出台关于金沙江(长江干流)流域重点水域鹤庆县段禁捕的通告,将鹤庆县境内主要支流定于2020年7月1日起实施禁捕,暂定为期10年。

  “电捕鱼是国家明令禁止的作业方式,使用电捕鱼的方式非法捕捞水产品的行为,威胁到鱼种生存和种群繁衍,破坏生态环境,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被告人吴某某居住在长江流域,在居住地政府登记了自用船舶,但其违反规定,在禁渔期、禁渔区使用禁用的电击方法捕捞水产品而触犯刑律,受到了法律制裁。”审理该案的法官彭迎春告诉记者。

  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行全面禁捕,开启长江“十年禁渔”,是保护长江母亲河和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决策。鹤庆县法院将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依法严惩生态环境类违法犯罪,大力宣传绿色司法理念,加大环保法治宣传,让环保理念深入人心,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保驾护航。

  通过抢救式保护,相信在不久的未来,在洱海绝迹的裂腹鱼将会在这里重新繁衍,有朝一日一定会回归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