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健康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评论:菲律宾大选后南海政策该如何应对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19  

  五位候选人均不排斥与中国在该问题上进行外交谈判,这表明在南海问题上,无论谁上台执政,菲新政府均存在一定改善对华关系的空间。

  5月9日菲律宾即将迎来总统大选,外交政策尤其是南海问题首次成为了菲总统大选的重要议题之一。菲律宾政治制度对总统权力的规定以及家族政治的特点,使总统在菲外交政策中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因此,新上任的总统是否将改变阿基诺政府时期一味向美靠近的南海政策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焦点。

  随着大选日临近,菲律宾的大选格局基本已经成型。目前来看,相比于其他候选人,杜特尔特与格雷丝·傅竞选成功的希望较大。尽管在总统选举中,为避免对手攻击和获得民众支持,各个候选人有关南海问题的言论不可避免地带有民族主义色彩。但目前来看,在大方向上,五位候选人均不排斥与中国在该问题上进行外交谈判。这表明在南海问题上,无论谁上台执政,菲新政府均存在一定改善对华关系的空间。

  笔者认为受制于国内高涨的情绪、盟友美国的作用及其阿基诺时代的南海政策惯性,下任总统调整南海政策将困难重重。其很可能延续,而非改变阿基诺时期的南海政策。但随着中国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一系列经济倡议,诸如“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的施行,菲新政府将更加重视中国在本区域的经济作用,因此,我们亦不必对未来的中菲关系太过悲观。

  菲律宾即将迎来新总统,中菲两国关于南海问题的纷纷扰扰能否画上句号考验着中菲两国政府的政治智慧。鉴于南海问题之于中菲两国之间的敏感性以及菲律宾总统在外交政策上的重要作用,我们应紧密关注菲律宾大选,并为其做好准备:

  首先,紧密追踪菲律宾大选及其各自的对华问题表态,但不必对于民族主义言论进行过度解读。

  其次,政治智慧与实力建设并重,坚定岛礁建设决心。无论最后谁当选为新一任总统,其南海政策将面临诸多掣肘。鉴于五位总统候选人就南海政策进行大幅调整的可能性相对较低,我们应外交与军事手段软硬并举,清楚认识到南海问题的本质关乎我国主权、安全与发展利益,坚定在南海进行岛礁建设的决心。

  再次,继续坚持双边谈判解决领土争端的立场,不拒绝与菲进行和谈。五位总统候选人均表达了与中国进行谈判的意愿。如果下一任总统有诚意接受谈判,中国将对此敞开大门。但需设置先决条件,包括放弃通过国际法机制和多边合作解决南海问题的选项等。一旦正式开展谈判,具体领域可从渔业等低敏感领域着手。

  此外,可以考虑将菲律宾纳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加强与菲经济合作。相比于外交政策议题,与民众息息相关的消除贫穷、增加就业等议题更容易增加候选人的支持率。与其他声索国相比,菲律宾对中国的经济依赖度相对较低。根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UN Comtrade Database),日本是2015年菲律宾最大出口国,其次为美国,中国占比约10%,大致为日本的一半。这表明,相比中国,菲律宾更加依赖美日市场,中国的经济效用之于菲并不明显。因此,中菲贸易关系存在很大的进步空间。如果要强化中菲贸易关系,可考虑将菲纳入“海上丝绸之路”,运用亚投行对菲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融资等措施,借以推动政治联系融冰。

  最后,吸取阿罗约政府时期的教训,对于“联合开发”持保留态度。杜特尔特和比奈支持与中国联合开发南海资源,但中国应谨慎对待。事实上,阿基诺前任——阿罗约政府时期,中菲关系经历了“黄金十年”。阿罗约任内与中国签署了多项联合开发南海油气资源的协议。但由于其在国内面临严重的合法性危机,本是互惠的好事,却受到反对派的攻击和阿基诺政府的清算,导致中菲南海合作遭到了“污名化”,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阿基诺政府的南海政策。鉴于菲律宾国内的政治清算传统,中国在与菲律宾进行“联合开发”时应持谨慎态度,如有必要,将敦促菲政府赋予该协议合法性,使其不因政府变迁而受到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