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酒业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如何看待bilibili对平台主播“吴织亚切大忽悠”的处理公告?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24  

  1.B站并非他们所说的一直积极处理,最开始时的大半个月快一个月是打算死保的,疯狂封号删帖控评引导舆论(这种行为一直持续到现在,山东共青团的相关动态就被删除),并瘫痪风纪委员系统(因为正常的风纪委员不会去删除理性声讨的言论,所以他们替代为官方亲自处理),前站长徐逸和COO公开为忽悠站场,徐逸更是公开嘲讽声讨者没事闲的(原话“我寻思着你们这么闲,怎么不去拯救世界呢?”)

  2.正是“激进用户”锲而不舍的努力下,B站最终放弃了死保忽悠的决策,而这些洗白B站的人或理客中当时却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如今他们在这里大谈什么“是否会对受害者造成二次伤害、不能被舆论牵着鼻子走、你们破坏了B站和谐”,甚至在这里大谈“炼铜是小事、谁以前没犯过错、你们是否别有用心、你们都是水军来”为忽悠开脱,但是他们都无法否认忽悠过往行为的存在,同时他们的嘴脸也让我想起三体中罗辑被起诉标记实验危害可能存在的文明

  3.事件起初,大家都只是理性声讨此事,但由于B站长时间的死保行为,大家的耐心逐渐耗尽,非理性言论逐渐开始变多,B站更是主动删除理性言论保留非理性言论,试图将声讨者塑造为网络暴民(你用了半小时写了一个回复,被三秒删了你会是什么心情?然后还把你封了再加一顿嘲讽)

  4.B站第一次发公告时,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快一个月,公告完全没有被任何官方号转发,更不要说全站公告,只能通过特定网页看到,且无法分享或At其他人进来,里面的回复也不会收到提示,事实上是告而不公

  5.不管忽悠过去的发言是否为真,也就是他是否在现实中真的有过性骚扰被害者,他都已经不再适合担任公共人物,忽悠之前已经发言承认确有相关发言并道歉,但在和B站谈话后删除(有人在B站面试时遇到了忽悠),并且在本人已经承认言论的情况下B站并没有封禁忽悠,而是以警察尚未结案为名为其开脱,但我们要知道不适合做公共人物和是否犯罪是两码事(可以参考其他平台之前被封杀的主播),换句话说B站如今的封禁处理是早在一个月前就应该做的,它现在是晚做了而不是如自己所言的正常处理

  6.在B站对受害者的“保护”下,忽悠竟然和受害人方面进行了接触,我们不知道双方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只知道受害者方面现在不承认发生过相关事件了,或许我们已经永远无法知道真相是什么了(据说受害人的监护人在没有问询过受害人的情况下表示并无受害一事,为什么会这样只能靠猜测了)

  7.从B站宣称报案到警方开始进行问询,中间有二十多天的时间,那么其中要么是警方消极怠工,要么是B站在有意拖延,哪个可能性更大还是自己判断

  8.B站仍然没有对此事进行全站公告,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在B站眼里这只不过是件“小事”,根本不用上心;二是为事件留有余地,希望在事件平息后给忽悠复出创造机会

  9.对忽悠的处理是封禁账号,而非类似之前对科里斯的封禁用户,换句话说忽悠存在以新账号复出的可能性

  10.这篇公告发出时间恰好在中央共青团发布保护未成年人预防炼铜的视频的几天后,这两件事是否有关联尚不得而知(我们知道上次对科里斯的处理是在共青团得知事件主动联系B站之后)

  11.在这篇对忽悠进行封禁的公告中,过半的内容却是在谈论“激进用户”,没有任何以后如何处理类似忽悠这类人和事件的发言,也没有对监管不周的道歉,并且公告有暗暗威胁“激进用户”的嫌疑

  12.在炼铜问题上,要么支持炼铜,要么反对炼铜,不存在什么理性、客观、中立。同样的,入场无路人,入场既站队,入场就要在支持炼铜和反对炼铜中选一个。因此,对于参与本次事件讨论的人,也只需要表态是支持炼铜还是反对炼铜。(对未成年尤其是对14岁以下未成年的性骚扰,包括但不限于言语上的性骚扰)

  13.防止同类事件再次发生的最好办法就是严惩已发现的违规者,尤其是公共人物,以及违规行为的支持者,要对所有人产生威慑,让未来潜在的违规者投鼠忌器,这才是真正的保护方法,而不是如今B站的明罚暗保

  14.这次事件事实上并不像某些理客中认为的应该结束了,而是才刚刚开始,目前只是进行了第一步。让这么一个道德败坏的主播扶摇直上、并在事发后死保他的B站高层,难道不需要处理吗?如果就这样过去了,就算这次倒下了一个忽悠,难道他们不会扶植出新的炼铜主播吗?另外在这次事件中一直做出贡献的声讨者,如今却被扣上了坏人的帽子,难道不该为他们昭雪,难道要他们流血又流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