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美食 >
  • 企业实名认证:已实名备案
  • 荣誉资质:0项
  • 企业经济性质:私营独资企业
  • 86-0571-855186718
  • 133361952806
  • “花面狐”弥天大谎骗财色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1-11-23  

  刑满出狱的戴正平自称“老安办”主任以中年妇女为作案目标———“花面狐”弥天大谎骗财色

  被受骗女子称为“花面狐狸”的戴正平,家住李沧区戴家村,已是知天命之年。因为长期不务正业,妻子早已与他离婚。在2002年7月至

  9月,又以帮他人追要欠款为名,持捡到的法院委托代扣款项通知书,数次骗取受害人王某1.3万元钱,2003年3月被崂山法院判刑一年。但他从中汲取的教训不是骗人必将害己,而是更相信一句俚语:一等人掌实权,摇头晃脑就来钱。

  所以,当他一年后被释放出狱后,就千方百计地想如何摇身变为有实权的人。但凭他自身能力,这辈子只能是空想了。

  当然这也不能难住他,有诈骗“嗜好”的他,平时待人接物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不仅喜欢察言观色,而且两只耳朵竖着十分注意搜集周围的信息,对别人的议论很留意。

  一次,正急于寻找谋生之道的戴正平,在乘坐公交车时,听到车上有几个老年人在互相询问退休金的发放情况。有一个人似乎在说,“老安局老安办”在市政府府新大厦办公,专门办理老年人退休金的。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戴正平对着镜子一照,自己1米75的身材,耳大脸方,天庭饱满,稍一打扮岂不是一个十分有派的“老安办”主任。

  出监狱后没有经济收入的戴正平,“认真”分析了自己的优势和劣势,认为凭着自己一张能说会道的“甜嘴”和一张男子汉的脸,再加上一个老安办主任头衔,猎取离异女子的芳心,骗钱骗色最有可能。

  于是他改名为“戴云兴”,很快以“钻石王老五”的身份出现在婚介机构,同时十分关注媒体上出现的离异女子征婚广告。

  2004年5月,戴正平将目光投向由于离异而住在沙子口父母家的38岁女子钱一洁。两人谈起了“恋爱”,“老安办”主任的高帽唬住了钱一洁。钱一洁认为能嫁给戴正平是后辈子修来的福,主动在李村租房,二人同居。

  一次,戴正平和钱一洁一起来到“岳父”家,听“岳父”和几个老哥谈到以前在一家海上养殖场工作,退休后单位也始终没有给退休金,生活过得比较艰苦。钱一洁认为这是一个让自己露脸的机会,就要求有大能耐的夫婿一定帮忙。钱一洁的话正中下怀,戴正平当即自我介绍说自己就是管这个事的,并让他们先准备好退休证、户口簿、3张照片,并提醒他们,如果没有退休证,就到原单位或村里开证明,再到街道办事处经委盖章,并让他们二三天后听消息。为将“戏”演得逼线角钱一张买来了职工登记表,将表拿到“岳父”家,钱某看到“女婿”有这样大的本事,就叫来了7个关系很好的老头来办退休金。戴正平装模作样地将表发给他们,让他们填表,戴还将退休证号分别抄下来,把每个人的户口证明收起来,贴上照片,让他们自己到农行开一个账户,再回来让他们将账户告诉戴,说以后每月14日就会给他们开退休金。为让他们相信,戴正平先自己掏腰包给每人存折上打上四五百元不等的钱,当钱某等人看到存折上的确开上了“工资”后,就十分信任戴正平了。

  开工资后,戴对钱某说,我办这些事要疏通关系,花了不少钱,你们看着办。过了几天,钱某跟大家一说,7个人就凑了6500元钱给他。

  能办退休金的“好”消息迅速传开。由于钱某的关系,大家对戴某都十分信任,此后不到一年,有100多位老人上当受骗,被骗金额近20万元。许多人为此还经常请戴正平下馆子、吃海鲜,戴正平一时成了宋家美食城、小海天,海月楼等酒店的常客,有的老人自己省吃俭用,但纷纷给戴正平送海参、鲍鱼。

  甘萍是钱一洁的外甥女,一直没有工作,听说姨妈嫁了个有权有势的老公,就回家跟丈夫白信志说,“姨夫”(指戴正平)帮着别人办了好多事,很有能力,找找姨妈让其帮着调动工作岗位。开始白信志并不相信,也没有当回事。过了几天,甘又从姨家回来说,“姨夫”这人可信,帮好多人办了退休金,都办成了,每月能按时发钱。在“事实”面前,白信志也不得不相信了,拿着3500元钱到姨家找到戴,让其帮忙调动工作。

  戴正平当即答应让甘萍到府新大厦干采购,还可以花钱将工龄补上。甘又提出能否给白信志也找份工作。戴正平拍着胸部说,看在你姨的面上,没问题,于是又轻松地要走了4000元“活动费”。

  到12月底,甘萍几次找戴正平没有什么结果,没有想到戴正平却主动找上门来,说以前给的钱光买工龄也不够。甘萍一听明白了还要钱,就借了2500元赶紧送了过去。可此后再无消息,直到2005年3月底,急得白信志一个劲催甘萍再去问问,但此时眼看骗局要暴露,戴正平已与钱一洁不辞而别,钱一洁也找不着戴正平了。

  在与钱一洁同居时,戴正平仍然不停地与其他的女性接触。为让别人以为他的确在市政府上班,戴正平总是在府新大厦搭乘出租车,而且总是拦中年女性司机开的出租车。按照戴正平的观点,中年妇女有可能离婚,而且一般都有些钱。

  2004年8月,看到一名30多岁的漂亮女士开着出租车过来,戴正平赶紧拦下,上车后又热情地打招呼,然后套话。看着戴正平的一身体面打扮,思想也很活络的女司机庄霞不禁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就在府新大厦。”望着庄霞靓丽的身影和渴望的眼神,戴正平知道这是条会上钩的美人鱼,所以下车时向庄要了一张名片。为了让庄确信是在府新大厦上班,在用庄车之前,戴正平总是先特意搭车赶到府新大厦楼下,然后打电话让庄来接。几次后,庄确信戴在市政府上班了,慢慢地两人热乎起来,到了2004年11月庄问“你们单位车买了没有?”

  “快了。”戴正平的回答虽然是在搪塞,但庄却没有丝毫怀疑。于是又向戴正平提出:“把我调到你单位开车吧?”还拿出8000元钱和价值5000元的高档礼品送给戴正平。

  后来戴正平对庄说:“你的出租车就当我的专车吧,你以后就给我开车,先跟着我实习,每天给300元钱,过一阵子,单位配下车了,到时候你就不用开出租车了,到‘老安办’正式来开车。”这样一个大能人到哪里去寻,庄霞竟要与丈夫离婚,并公开与戴正平同居了。

  庄认识一个老干部,能量很大的消息也像风一样地吹进了庄的亲戚们家中。当时庄的表弟石林正在为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而发愁,戴正平听说当即表示愿意帮忙。当石林的母亲听到这个“喜讯”,不仅将戴正平盛情宴请,而且当即送上了1万元钱。戴正平收下钱后,当即打包票说,准备安排石林到某区委工作,在去上班之前先让他跟我实习一段时间。过了半个月,戴一个人找到石林母亲,说1万元根本不够。石母只好借了1万元钱再送给戴正平。过完春节,戴正平再次出现,说答应签合同了,还给了一张职工登记表,贴上照片,并当场给办了一张所谓的胸卡,接着说最后签合同还要再活动活动,又要走了6000元。

  于是,自从庄霞投入戴正平的怀抱后,在沙子口等地经常可以看到由庄霞开着出租车,拉着戴正平和石林去给退休职工办退休金手续。戴正平说庄霞是他的司机,石林是秘书,把老人们蒙得一愣一愣的。此时,戴正平感到这些老人每人给个一千两千的活动经费,已经不能满足自己的贪欲了,于是又说可以办房屋补贴,说只要每人交上1万元钱,就可以给办四五万元的房屋补贴。这些老人要求戴正平写张收条,戴正平不仅不同意而且破口大骂,吓得这些老人不敢再开口提要求。

  可气的是,庄霞竟像被灌了迷魂汤似的,不仅将戴正平介绍给了自己的姐夫,又使姐夫上当受骗。而且在与戴正平同居的同时,庄将自己的好朋友39岁的顾春香介绍给戴处对象和同居。顾春香因自己侄女财经学院毕业后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和自己的哥哥要打官司,请戴正平活动关系,分别被骗走了1万元钱。

  2005年4月2日一早,戴正平又开始物色新的猎物。8时30分,戴正平眼前一亮,因为是一位丰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开的车,此人是48岁的黄清青。戴正平坐到车上,接着一挥手让旁边的3个男性老年人坐到车后座,说起了办理退休金的事,引起黄的注意。问戴正平是干什么的,戴正平又是一通吹。

  到了青大附近,戴正平让3人下车后,又让黄拉着到了沙子口街道北龙口,说有老人要办理退休金手续,让黄将车停在门口等一会儿,10多分钟出来后又让拉到市政府。下车时戴正平又是故伎重演要了黄的电话号码。

  一周后,戴正平又乘着黄清青的车去了沙子口办事,在路上恰好黄的同学来电话,说老婆因为打仗被派出所拘留了,押在大山看守所,想托人办提前释放。通话时,戴听到了,他十分热情地说,市中级法院认识人,可以帮忙办。黄就直接在电话上对同学说,可以找人办。接着戴就告诉黄,自己认识中级法院的一个张主任,然后装模作样地给所谓的张主任打电话,说让第二天到中级法院,先交3000元律师费。听到有大能人帮忙,同学就让黄先垫上钱,为此黄特意从家中拿了钱给戴。

  第二天,黄清青拉着戴正平到中级法院,戴让黄在法院门口等着,他自己进去了,一会儿戴正平打电线元。黄说没有带这么多钱,没有想到戴却痛快地答应先垫上,出来时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里面有案卷,黄看了看也没有看明白,但一张收条看明白了,是收到律师费7000元。

  过了几天,黄清青的同学见到了戴正平,因为也是在市政府上班,问起一些人,戴这下吱吱唔唔地答不上来,但戴毕竟十分狡猾,又说自己干的工作是保密的,有些事不能乱讲,糊弄了过去。

  5月25日,戴继续狮子大开口,说要想把人放出来,必须交上5000元保证金,15000元人情费。黄清青的同学急于想让妻子出狱,竟又让其母亲送去了2万元。

  到了5月24日,石林的工作依然石沉大海,石母看着送了2.6万元钱才办了一个从未用过的胸卡,不由产生了怀疑,而此时庄霞也好长时间没有见到戴正平了。于是,两人结伴来到市政府打听,“老安局老安办”有没有一个叫戴正平的主任,工作人员的回答让她们大惊失色,根本没有“老安办”这样的机构。

  终于明白过来的庄霞,来到沙子口边防派出所报警。案情迅速上报到了崂山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经过分析认为这是一个狡猾成性、骗钱骗色的惯犯,由于其活动时间长,接触人员多,比较容易辨认,加之其没有任何生活来源,肯定还会行骗,于是研究制订抓捕计划。

  5月31日20时15分,在李沧区玉清宫路一居民楼内,刑警大队一中队和沙子口边防派出所守候民警发现一中年男子与诈骗嫌疑人戴正平十分相似,当即上前将其抓获。

  到案后,戴正平陆陆续续交待了110多起诈骗案,一时受骗群众成群结队到沙子口边防派出所指认骗子。

  作为犯罪嫌疑人,戴正平已于10月18日由崂山公安分局移送检察院起诉,他必将受到法律的严厉惩处。

  戴正平的行骗之所以能够得逞,反映出现在不正之风盛行的社会现实。戴正平正是利用了社会上部分人相信不正之风,通过关系捞好处的心理。

  要消除这类骗案,一要正本清源,消除社会歪风,同时要洁身自好,不做为歪风推波助澜的“尴尬人”,方能免除上当受骗的“尴尬事”。